【旅发倒计时20天】正丰矿工游击队长高先畴(上)

发布日期:2019-08-21 22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高先畴,原名高化子,是一位“生在安徽,长在井陉矿区,对矿区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”的外乡人。1938年,早已是正丰矿煤师的高先畴揭竿而起,创建了正丰矿工抗日游击队。1939年,高先畴加入中国。在党的领导下,在战斗中,高先畴逐渐成为一名智勇双全、办事严谨的指挥员。

  高先畴1908年3月出生于安徽省合肥县秦大郢村一个雇农家庭。 祖父、父亲两辈都靠给财主家看守坟墓和租种几亩薄田度日,遇到灾年荒日,全家还得外出乞讨。 富人家生孩子是人丁兴旺,合家欢喜; 穷人家添口是全家犯愁。 高先畴出生后,父母愁上心头。 于是,就给他取了个乳名叫“化子”,意思是又多了一个讨饭的“叫化子”。

  高先畴懂事以前,爷爷、奶奶、父亲相继去世。 他没有见过面的姑姑(嫁给了段祺瑞的三弟,正丰矿总办段祺勋)也很早就去世了。 家中只剩下母亲和高先畴及弟弟高先巨三个人。 为了维持生活,高先畴七八岁就上山拾柴禾、挖野菜,十岁就给富人家放牛、放鹅。 在十一岁那年的腊月,家里的生活实在是熬不下去了,高先畴及弟弟高先巨只好跟随母亲一块,到正丰煤矿(现井局三矿)投奔姑父段祺勋,段家收留了他们。

  开始,母亲帮别人做活儿,高先畴和段家的孩子们一起读私塾。 这时,老师才给他取了“高先畴”这个名字,号寿田,但人们仍然叫他“高化子”。

  高先畴较一般孩子早熟。 他求知欲强烈,勤奋读书,每次考试都能获得良好成绩,颇受老师的喜爱,富家子弟亦不敢歧视。 在他16岁的时候,段家的孩子们去北京上学了。 寄人篱下的高先畴和弟弟没钱上学,就在正丰矿当了徒工。 由于段家的关系,他们没有像普通穷人家的孩子那样下井挖煤。 他被分配到画图房学徒,弟弟跟井上工人许善田学铸工。 由于刻苦努力,他逐渐学懂了采煤、地质、绘图等方面的知识。 学徒期满后,到煤师室当上了代理煤师。 高先畴生性刚直,一直保持着穷苦人家的本色。 和矿工们保持着很好的关系,在工人中间很有威信,和地下党员杨万英、进步人士许善田多有接触。

  正丰矿四周是起伏的丘陵。 往西是丛山峻岭,山上柿树丰茂,荆棘丛生,到处是蝉鸟鸣啼,獾蛇出没,狐兔追逐,是一个良好的天然猎场。 正丰矿的上层人物和那些洋矿师、洋牧师常常去游玩、打猎。 此时,高先畴也迷上了打猎。 他跑遍了矿区附近的山山梁梁,跑出了一副好身板,练就了一手好枪法。 他常说自己是“生在安徽,长在井陉矿区,对矿区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。 ”这些都为他以后领导游击队,利用井陉的有利地形,打击日本侵略者,打下了良好的基础。

  高先畴在正丰矿当煤师时,正丰矿的煤师室被德国人把持着。 在长期与洋人打交道的过程中,自己和德国职员干一样的活儿,却连人家一半的工资都挣不到,而且还常常遭到歧视和侮辱。 这些都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。

  1931年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日本侵略者侵占了中国的东北三省。 随着全国抗日运动的高涨,正丰矿的抗日斗争也逐步开展起来。 1932年,中共正丰矿党支部不断开展抗日宣传,使高先畴的抗日爱国情绪日益强烈。

  1937年7月7日,日本帝国主义开始全面侵华战争。 同年10月11日,井陉矿区沦陷。 正丰、井陉两矿的地下党员于克昌、杨万英、许德等人秘密串联工人,宣传抗日救国。 司令员领导晋察冀边区八路军抗日的消息,井陉矿的钮海峰等人组成矿工游击队,打击日本侵略者的消息都不断传来。 与此同时,日本侵略者加紧利用汉奸控制煤矿,准备大规模掠夺井陉煤炭。 当时,一方面是八路军的英勇抗战,另一方面是汉奸的助纣为虐和日本侵略者的烧杀抢掠,这些事情都深深地触动着高先畴的心。

  1938年的春天,正丰矿井口堆积的煤炭发生自燃。 日军派王翻译要高先畴督催工人灭火,高先畴没理他的茬。 王翻译仗势训斥高先畴,高先畴忍无可忍,狠狠地给了这家伙一个耳光。 这家伙跑到鬼子跟前告了状。 高先畴被叫到鬼子面前,鬼子为了拉拢高先畴,不但没有发火,反而假惺惺地要王翻译和高先畴坐在一起,高先畴正气凛然,使这个汉奸最终也没敢和高先畴坐在一起。 其后,鬼子又试图拉拢高先畴都没有得逞。

  1938年4月,高先畴从安徽探亲回来。 井陉矿区又发生了两件事,对他触动很大。 一是徐州被日军侵占,驻扎在正丰矿的日军大开庆祝会,庆贺“胜利”; 二是高先畴的好友李国华的父亲在家乡无故被日本侵略者杀害。 国土沦陷,国民蒙难。 高先畴悲愤交加,他下定决心要投奔边区抗日。

  此时,高先畴已经成家,妻贤子幼,月工资83元,比一般工人的工资高十多倍。 而他的煤师地位更是受人尊敬。 但爱国之心促使他抛弃了这些。 甚至,还有一两天就要开到手的当月工资,他也顾不上要了。 5月3日就和好友李国华,小学教员霍子玉三人秘密离矿,投奔到晋察冀边区。 他的这一义举,惊愕了日本人,在矿区引起不小的震动。 此后,矿工和工程技术人员不为侵略者当奴隶,46456百分百高手论坛!投奔边区抗日的事情时有发生。 整个矿山像一座播了火种的山林,大有一触即燃之势。

  高先畴等三人离矿后,在天户峪遇到了北岳四分区的侦察员,侦察员领着他们来到了位于井陉矿区西北的胡仁村,在那里见到了北岳四分区参谋长蒋树。 蒋树觉得高先畴是煤师,有较高的文化程度,在对他参加抗日队伍表示热烈欢迎的同时,准备介绍他到后方机关做参谋工作。 但高先畴不同意,他表示: 自己来,就是想串联工人拉队伍,打游击! 不愿到后方享清福。 蒋树参谋长称赞并同意了他的想法。 决定让他担任组长,带领一个前方工作组秘密回矿串联工人。

  这之后,高先畴脱掉长袍,剃掉背头,带领一个六人组成的前方工作组秘密返回井陉矿区。 他们白天住在清凉山一带。 晚上,进到正丰矿周围的村庄跟工人们联络; 天亮了,他们再撤到山上监视矿内的敌人。 正丰矿地下党员杨万英、许德等人积极地协助着高先畴和他的前方工作组。 高化子回来拉队伍的消息,很快就在矿工中间秘密地传开了。 在中共矿区党组织的帮助下,一大批矿工被组织起来。 上级党组织认为条件已经基本成熟,决定派部队配合高先畴攻打正丰矿。

  1938年6月初,高先畴的前方工作组在矿区地下党的配合下,秘密组织矿工预先把地道挖至敌人仓库。 6月的一个夜晚,天空一片漆黑,北岳四分区主力部队派出了约三个连的兵力,以高先畴的前方工作组为向导,向正丰矿飞奔而来。 攻矿指挥部设在了矿区附近的赵庄岭村,军分区政委刘道生、司令员熊伯涛、参谋长蒋树等亲临指挥所指挥。 攻矿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入矿区,对正丰矿内之敌实行分割包围。 战斗打响后,日军还蒙在鼓里,只好龟缩到矿警房仓促应战。 在攻矿部队猛烈突袭之下,敌人死伤多人,缴获迫击炮一门、机枪一挺,步枪二十六支和大批弹药。 正丰矿南门很快被打开。

  矿门被打开后,高先畴率领串联好的数百名矿工随同部队一块回到攻矿指挥部。 高先畴从矿工中选出韩志忠、李二小、韩七子、张金声等40余人,用部队留给的八条枪做装备,组成了一支精悍的游击队——正丰矿工抗日游击队,大家一致推选高先畴担任队长。 其余矿工大部分参加了正规部队或到了兵工厂,还有一部分被送往延安参加学习。 军分区为了加强对游击队的领导,派员于文魁担任指导员,并另派一名军事助理帮助高先畴。 这支以正丰矿工为骨干的抗日武装就这样很快的组建起来了。

  高先畴过去接触的是农村和煤矿,在煤炭生产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。 但是,对怎样开展武装斗争却感到非常棘手和陌生。 但他凭着一颗火热的爱国之心,不会带兵打仗,就向有经验的同志请教,从战争中学习战争。 经过刻苦学习和开展练兵活动,他初步掌握了游击战争的一些战略战术。 后来,正丰矿工游击队在高先畴的指挥下,锄汉奸、摸岗哨、割电线、扒铁道、炸火车、攻据点,坚守前沿阵地,扩大游击区,成为一支威慑敌胆的劲旅。